<menuitem id="bh3vt"></menuitem>

    <nobr id="bh3vt"></nobr>

    <menuitem id="bh3vt"><delect id="bh3vt"><th id="bh3vt"></th></delect></menuitem>

    <nobr id="bh3vt"><ruby id="bh3vt"></ruby></nobr>
    <span id="bh3vt"><delect id="bh3vt"></delect></span>
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bh3vt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基石資本張維:中國硬科技產業發展之路

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2-08-05

            來源:投資界

            2022年8月2-4日,由清科創業、投資界聯合主辦的第十六屆中國基金合伙人峰會暨2022揚州股權投資峰會在揚州召開?,F場匯集知名優秀FOFs、政府引導基金、險資、富有家族、VC/PE機構等200+優質LP和萬億級可投資本,分享中國LP市場最新動態,共探新經濟下的股權投資之路。

            峰會現場,基石資本董事長張維發表了一場主題演講,題目為:硬科技產業發展之路——從“鐵三角”到“三螺旋”。

            以下為演講實錄,經投資界(ID:pedaily2012)編輯整理:

            感謝清科邀請我在中國基金合伙人峰會上做這樣一次分享,剛好昨天十多個機構合伙人也是我們的LP,這里我匯報一下站在政府的角度,如何去思考、打造一個硬科技產業集聚地。

            首先我們復盤一些全球科技聚集地區,看看它們究竟是如何崛起的。硅谷我稱之為“鐵三角”,它有一些重要的特點,第一是難以模仿,大型科技企業形成了密集的產業生態;第二是資金資本密集;第三是人才和技術密集。大型科技企業形成密集的產業生態,帶來了產業的集聚和協同,以及最重要的是人才和技術的外溢。而人才和技術的外溢,遇到了密集的資本就容易去創業,反過來講,創業如果得到整個區域非常完善的產業鏈的協同配套,包括人才支持,你就更容易成功。

            所以這個“鐵三角”可以總結為:科技企業的密集產業生態、資本以及人才,三者互相推動、互相支持、互相涵養、互相促進,從而形成了一個三角。

            目前深圳已經形成了大型科技企業的密集產業生態,這里也有密集的投資機構,并且深圳也辦了很多的學院和引進了一些研究機構?;仡櫳钲谶^去的發展歷程,可以看出來好大學并不是最重要的,但是今天如果沒有頂尖的大學、頂尖的研究機構,也是不行的。美國在研發和大學方面最重要的地方之一是波士頓,全球各大醫藥機構在那里都有研發總部,還有哈佛和MIT,但是波士頓并沒有發育成硅谷這樣奇跡,因為硅谷有它的特點,硅谷更叛逆,更寬容。

            傳統的工業社會是等級結構下的秩序,它沒有這么大的包容精神。最初在60年代,斯坦福大學還沒有今天的地位,實際上是硅谷涵養了斯坦福,而斯坦福發展到今天也涵養了硅谷。硅谷的肇始者是美國一些杰出的科技型大企業,它們把研發部門放到了硅谷,形成了一個技術與人才外溢。

            這些東西的形成有它的歷史原因。喬布斯和比爾?蓋茨都是50年代的人,他們成長在自由叛逆的嬉皮士的年代,正是這種桀驁不馴和開放式的氛圍,才導致了美國的一些更新的創新。深圳有一個特點,上海和北京有一些移民,但是深圳是一座徹底的移民城市,寬容精神是不一樣的。

            今天研究到深圳的問題。深圳進入新的時代之后,少見在全國有特別高的競爭地位的大企業,騰訊和華為的時代,已經成為深圳上一次的輝煌。今年深圳出臺了“20+8”,有人開玩笑說最后面就是兩個字——“芯片”。芯片基本上是今天整個社會運行的血液,在任何環節、任何領域,都離不開它。恰恰在這個領域里面,我們的差距是大的。據IC Insights數據,2021年,中國大陸的IC市場規模為1865億美元,其中有312億美元是在中國大陸制造的,占比16.7%,而總部位于中國大陸的企業只生產了123億美元,大約僅占中國市場份額的6.6%,全球市場份額的2.4%。這2.4%其實更多是一些低端芯片,從資本市場的分化可以看出來,低端芯片其實是不值錢的。

            芯片非常獨特,可以看到美國這幾年都有芯片保護的一些法案。美國國會眾議院最近通過了總額2800億美元的《芯片與科學法案》補貼。反過來看,盡管中國芯片領域已經是全民總動員,但投入依然是嚴重不足,對于中國半導體產業來講,這是一個艱難和漫長的過程。

            當年硅谷半導體產業是如何發展起來的?1962年,美國官方采購的芯片幾乎占了市場消費量的百分之百,到1978年的時候,只占到了10%。政府對很多芯片企業予以了支持,包括采購和研發補貼,但是政府的補貼不一定能找到最好的標的。像德州儀器和仙童半導體做出了最重要的一些研究和生產突破,不是政府支持下做的,而是自己探索的。這些來自民間的企業的力量,在資本力量的孵化下發展起來了。像英特爾這些企業得到了民間的投資,英特爾曾長期占據全球芯片企業營業收入第一名的位置,現在也是第二名。

            再看看中國臺灣地區,雖然它的GDP在國內省份中大概只排第八,但是在半導體領域產值全球第二,企業龍頭輩出。目前它的產值大概占全球四分之一,其中晶圓代工和IC封測產業產值均為全球第一,IC設計全球第二。2021年中國臺灣半導體產值占中國臺灣地區全年GDP總值的18.84%。中國臺灣擁有一批優秀的半導體企業群體,臺積電是唯一一家位居全球市值前十名的中國企業。

            為什么會這樣?中國臺灣最初也是和很多小地方一樣,都是做“三來一補”的來料加工,都是一些低端的消費電子加工。到了上世紀70年代,他們有危機感,覺得要搞一點高科技。1973年,他們先成立了一個工業研究院。1974年,在業內專家的建議下,決定要發展集成電路,并且出臺了關于半導體的規劃。這個時期三星也開始做半導體,今天三星的半導體營收雄踞全球第一名。之后中國臺灣經過幾十年的發展,建立了一個體系,其中的關鍵性事件是1987年臺積電成立,以晶圓代工模式的確定為基礎,整個半導體的垂直分工開始形成,如此一來在設計、材料、設備、制造、封裝和測試等全產業鏈的環節,互相協同起來,形成一個龐大的產業體系。

            透過中國臺灣半導體產業發展路徑,我認為體現了“三螺旋”理論,借用的是Etzkowitz 和Leydesdorff兩位學者的一個說法,他們提出了“政府、產業、大學”創新三螺旋模型理論,強調這三者的密切關系和相互作用,對于推動創新與經濟發展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但像深圳這樣的城市不是靠大學成果的轉化,也不是靠科技的成果轉化,深圳大部分的技術是企業自己研發出來的,所以像深圳這樣的城市不能缺少華為的任正非、中興通訊的侯為貴這樣卓越的企業家。

            如今中國的城市中,合肥提供了一個政府推動產業發展的樣本。2008年京東方計劃在合肥建產線,當年合肥的財政收入只有300億元,卻承諾出資60億元,如果京東方增發不成功,保底90億元。過去合肥GDP排名不高,但是把這個產業發展起來了,用100多億的資金,最后撬動了平板顯示及電子信息全產業鏈約4000億的總投資。

            我相信在座的很多投資機構投了合肥長鑫存儲,基石資本也是唯一一家領投方,重倉投資了12億元。在長鑫所在的DRAM領域,美光、三星、海力士占據了95%左右的市場,這是一個高度的寡頭壟斷的市場,當時來看你會覺得做這個企業有什么意義?今天回過頭看,他們確實高瞻遠矚。

            今天所有的科技投資一個最重要的邏輯,就是科技脫鉤。如果沒有這個,可能很多科技板塊的投資并不成立。長鑫在2016年的窗口上引進了核心的專利技術,吸接納了海外成建制的員工,買到了關鍵性的設備,今天這三個要素不再有,你有錢,沒有設備、沒有人才,也干不起來,即便干了,差距還有,差距這么大,為什么還要干?因為必須謀求自主可控。

            今天我們打造科技高地,要學習硅谷和深圳、合肥的成功經驗,構建有為政府、卓越企業家、創新資本的“三螺旋”,進一步推動形成大型科技企業密集、人才技術密集和資金資本密集的“鐵三角”模式,并實現自我推動、有機循環。

            卓越企業家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。我曾經建議深圳市政府要在以色列、硅谷、波士頓要設立招商引智中心,要與杰出的華人企業家打交道,要設立幾千億規模的引導基金,沒有大錢是做不出來的。如果沒有大錢,不能引進全球最頂尖的科技企業,就不能形成有效的產業集聚和技術人才外溢。

            最后我總結一下。1985年德魯克寫了《創新與企業家精神》,他認為美國不會出現所謂的“康德拉季耶夫周期”,因為美國擁有大眾創業和萬眾創新的社會環境和制度條件,還有無數創新創業的小企業解決創新的效率問題。當時微軟和蘋果還很小,特斯拉、谷歌、Facebook還不知道在哪里,但德魯克的預言是對的。

            這些企業都是分散式創新出來的,創造它們,需要一個機制,這個機制我局的應該是德魯克心目中的一個“企業家社會”——這里的企業家不僅僅是企業,也包括具有開拓精神的政府和事業單位。

            這也是我所提出來的“舉國體制3.0版本”,其中最核心的就是如何支持民營企業的發展。舉國體制3.0版本下,經濟上應以市場和資本為基礎,政治上立足于法制和責任政府,建立良好的產學研機制,保護企業家精神,從而更好的支持民營企業。謝謝大家!

            最新中文无码字字幕在线
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bh3vt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<nobr id="bh3vt"></nobr>

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bh3vt"><delect id="bh3vt"><th id="bh3vt"></th></delect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<nobr id="bh3vt"><ruby id="bh3vt"></ruby></nobr>
              <span id="bh3vt"><delect id="bh3vt"></delect><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bh3vt"></menuitem>